蘇丹歡迎你!


在蘇丹的每一個角落,當地人見到我這張黃面孔,都會先友善地以不純正的普通話跟我說一句:「你好!」聊了一輪以後,他們一般都會加上這樣一段話:(指着衣服)「這是中國製的。」(指着打火機)「這是中國製的。」(指着杯子)「這是中國製的。」(指着摩托車)「這也是中國製的。」「什麽都是中國製的!但是品質都不太好。」

對於大部分國產物品的品質,我認同。不少内地商人都喜歡偷工減料,以最低的成本換來最高的盈利。就像我現在坐着的這輛大巴,也是中國製造的,看起來車齡不到兩、三年,但大巴在途中壞了。害得我們要在沙漠裏乾等兩個多小時,待下一輛大巴從喀土穆開到我們這裡接力。同行的瑞士朋友也不禁跟我投訴:就是你們中國這些高質素產品啊。。。弄得我有點不好意思。

但不要忘記,中國產品比別國產品便宜三分之一有多啊!品質當然跟價錢成正比了。世上哪有免費午餐?我看他們也認知這一點,所以跟我投訴時,也是半開着玩笑的。

蘇丹人尚算幸福,如果他們有錢的話,還有別的選擇。但在伊朗,情況就不一樣了。礙於伊朗與中國政府的友好關係,中國產品在伊朗差不多壟斷整個市場,當地人就算有錢也沒有別的選擇,所以我在伊朗聽到的投訴聲音也比在蘇丹的多。

*****

零售產品以外,蘇丹人對中國人也算是心存感激的。中國與蘇丹的友好關係自1960年代起已開始建立,蘇丹豐富的油礦當然是主要原因了。但跟某些国家以捍衛正義之名趁火打劫的政策不一樣,中國政府喜歡以合作形式獲得別國油田的利益。我幫你修建公路、興建堤壩,你把油管接駁到我的土地,大家雙得益彰。

因此,在蘇丹市郊有時會見到一些中國工人,在40多度的烈日當空下、砂塵滾滾的沙漠中央鑽地、修路。我試過在這樣的環境下爬上一座山坡,爬了不到一半,已經開始脫水兼冒冷汗。工人辛苦的程度可想而知,如同刑罰。不稀奇,因爲我曾經聽説過,來蘇丹工作的人,很多確實是中國的囚犯!怪不得當我在開羅辦蘇丹簽證時,因爲要拿中國政府的支持函而要到中國領事館,領事館裏的小姐得悉我要辦蘇丹旅遊簽證時,皺着眉頭跟我說:「你去蘇丹旅遊幹嘛?」

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説,蘇丹是一個被放逐的地方。

但在蘇丹,我遇到了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好客與最好玩的人民。

蘇丹雖然天然地理環境差,但人民樂天。遵從伊斯蘭教的教誨,蘇丹人視外人和賓客如真主的禮物,就算錢不多,也會盡力幫助身邊的人。

在許多貧窮國家碰到警察,即是麻煩來了的意思,警察不是要檢查護照就是要找藉口賺點小費。雖然蘇丹警察的收入也很低,但在蘇丹碰到警察,卻是完全另外一回事。警察會高興地邀請我們坐下來跟他們一起喝茶聊天。有一次當我們辦理地區登記手續時,連當地的警察局長也拿出他的相機要跟我們一起合照。有一個警察甚至逼我們跟他們一夥人一起做體操與玩跳繩遊戲,簡直被他們氣死。

在Abri,素未謀面的Ramsi邀請我們到他家裏吃飯。當我們說要離開時,他好像若有所失,於是努力把對話延長,為的就是與我們共處多一分鐘。到了首都,Ramsi與我們再次約見,這次他在百忙之中也開車把我們從市區接到郊區,只爲了我們可與他的家人見見面。整個下午,食物、茶水源源不絕。

在Dongola,我們坐在路邊喝茶的時候,旁邊一家小店的老闆與他的店員準備開飯,於是把我們叫過去與他們一起吃飯。接著我們7個人一起蹲在地上圍着一個小盤子吃飯,吃得津津有味。

在Karima尼羅河畔遇上一個駕驢車的小子,之後他竟然充當小導遊以驢車帶我們遊遍整個Karima鎮,還陪我們爬山和看古跡。爲了答謝他,我們決定請他吃飯。雖然他看起來好像一年多沒吃飽的樣子,點了三大盤肉,但就只是這麽簡單的一頓飯,可能已經可讓他樂上一個月了。

也在Karima,我正在喝茶,一名路過的大叔忽然走過來幫我結賬,說一句:「蘇丹歡迎你!」然後就離開了。我只有一臉驚喜與愕然。

在Shendi,偶然下我們在一家警察宿舍留宿。舍長Mousab並沒有擺起警察架子。我們所付的宿舍租金已經打了折,但他還包吃包喝,不但帶我們嚐不同的地道飲食,還親自下廚為我們準備食物,視我們如親友一般。

還有太多太多的人和事,在這裡實在不能盡錄。

*****

人類是團體動物,互助互愛本應該是很平常的事。究竟是什麽原因導致都市人在幫助人之前要衡量利益,未與人溝通前便先築起牆壁圍着自己呢?

  • Ringo533

    人類是團體動物,互助互愛本應該是很平常的事。究竟是什麽原因導致都市人在幫助人之前要衡量利益,未與人溝通前便先築起牆壁圍着自己呢?

    Really touch my heart Fi . Give you a hug .